鹿有角吗

高三狗暂退网。高考后见啦
关于圈子
这个号就是同人用的,柴圈原创的东西在高考结束后会在另一个号
主吃西皮:楚路,叶黄,pm绿赤,赤安,银土,瑞金,雷安,超蝠
全部可逆!但是拒拆!拒拆!!!
粮看心情写,一般主写冷圈。

群里的大传画、嗯、拖了好久的

火柴人拟人



当发现脸越改越像男的的时候

内心是崩溃的orz

对不起初妹子

现实告诉我、没那个塑形能力

就不要碰指绘!!!

指绘透视渣的连大佬都扶不起我这烂泥啊quq

p1没改眼睛前
p2改了眼睛和唇线后脸越来越刚硬了orz

我想要用笔画画啊!!!

看看自己十分钟能画成什么样

结果指绘果然还是太勉强了

并不知道色块怎么画

出赤安本
图一55
图二27
图三25
456为对应123的内页

闲鱼链接走你
柯南赤安同人本#http://c.b8yz.com/F.1Q98e

po个进度

猜猜我高考前能不能画完。

指绘真的太痛了……

尤其是对我这种不会上色还不会用笔刷的,只能靠铅笔钢笔来回涂

大概等画完这幅就再也没心思碰指绘了23333

每次看着红心和留言的简直不能太有动力

最后的魔导师DomDom:

天呐笑着笑着就哭了😂


酒昧: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个作者在注销账号。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篇连载同人变成坑。
每一分钟,每一个红心蓝手的帮助都刻不容缓!

你或许不知道,一个红心就可以让作者中午多吃一盘菜补充丰富维生素;一个蓝手就可以让作者狂喜乱舞有氧运动四十分钟强身健体。

一条与剧情有关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写出至少八百字抒情议论文回复,一条与剧情有关且大于二十字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上天入地与哪吒共同闹海。


关爱珍稀作者,不要让世界上最后一篇文成为自己的腿肉。















【瑞金】回首①(系列文)

属于【我们】  系列

格瑞和金「成年」设定
知名作家格瑞(兼侦探)x大学舞见唱见金

     具体背景主页有,脑洞那个(这么久了还有人记得我吗23333)

拖了很久,系列第一篇改了又改,一直找不到感觉,之前写过结果实在瞎眼就删了。重写又拖了好久,昨天拿到二调成绩有点心乱,就着心情爆了字数但还是没写完……三千字了进度不到一半干脆先发了,省的我老是留有念想。

他们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以上接受请往下
   
   
    
  
  
  
  
     
           
   
“……格瑞……”
有谁唤起他的名字,那声音悦耳动听,如同温暖的海水,在黑暗中包裹住全身,让人心安,令人沉沦。
格瑞忍不住伸出手,去触碰那温暖的彼端

——冰冷而坚硬。

虚妄在顷刻间破碎,他从未等到过明天。

格瑞骤然睁开双眼,视线之处是化不开的漆黑与猩红,无数的声音在他耳边炸开——
哭声喊声骂声,
枪声爆鸣声雨声
……
尖锐刺耳。
如魑魅魍魉的哀嚎,愈发激烈似要将他吞噬,他只觉头晕目眩,阴冷从后颈迸发,席卷全身。
头上霎时布满细细的汗珠。格瑞左手抚上额角,用力扯紧护额,他擦去额间的冷汗,右手向身后摸去。

「我,又回到了这里……但是……」

手触及一抹冰凉,是他的战友他的后盾。顺着金属质感的棱角向上,握紧刀柄的瞬间,慌乱散去。

「每一次、每一天……」

绝对的冷静浮上眉间,抬手起势,锋芒闪过,刹那间便能将猩红斩破。

「我从未畏惧。」

烈斩落下,挥斩间凌厉的刀风撕出一片净土,护他前行。
……
  
   
“——不可以!!!”

忽然,格瑞眼前一花。
猩红散去,眼前留下的,是一抹纯白。身着素衣的女人拽住他的胳膊,在熟悉而破败的长廊中,奋力奔跑着。
“不可以,格瑞!”
女人似乎受了伤,无暇的白逐渐被血色侵染,她十分激动,焦急的说着,过快的语速听着有些不真切。
“你必须得离开。”

“我——”很好……妈妈,一切都结束了,现在的我很好。他开口想解释,字句在舌尖翻滚,却怎么也吐不出。

恍惚间,猩红已漫延至的胸口。

也许是因为伤势过重,女人的行动愈发迟缓,她终是跑不动了,转过身来,握紧了他的手。与他相同澄亮的眼里噙着泪,倒映出他的模样。
里面是不舍,是疼惜。
“离开这,格瑞。离开这,向前走!”

「!?」

“等等——!”
惊疑的呼喊还未出口,强烈的白光从女人体内迸裂而出,吞噬了一切。
  
   
   
格瑞猛然坐起身来,大口的喘息着,犹如窒息般的余悸萦绕在心头,久久不散。冷汗浸湿了底衣,他抬手,将脸上的汗珠尽数抹去。
是那个梦,竟然是那个梦。格瑞试图聚集丁点意识逻辑,却抵不住思绪纷乱,脑子一团浆糊。他呆滞地望着前方,眼神涣散,一动不动,仿佛有千斤压身,连根指头都动弹不得。
四周静谧无声,偶有几声犬吠从遥远处传来,又归于沉寂。

时间仿佛静止了。

直到一束光打在他脸上,破开房间里窒息般的沉静,格瑞下意识躲开,连带着身体的知觉回到意识里,晨日的阳光透过帘缝洒落在房间,暖黄色的光辉在眼前铺开,分外耀眼。


他终归是醒了。


格瑞不禁松了口气。
   

    

    
  
  
被汗液浸湿的底衣粘在身上并不好受,格瑞缓了缓神,起身准备去清洗。可刚刚撑起身子,强烈的眩晕感直冲而上,他还来不及反应整个人便栽倒在床上。
心跳声沉重的不像样,听的人头皮发麻。突然而来的变故让格瑞心头一惊,下一秒,仿佛耳边有炮火轰鸣,梦中杂乱刺耳的声音在脑中呯然炸响。


“唔——!”


痛,钻心入骨的痛,痛的头颅好似炸裂开来,格瑞忍不住闷哼出声,俯在床上的身子不住的抽搐着。他颇为艰难的直起身子,挣扎下床,踉踉跄跄的往浴室走。声音纷乱嘈杂在脑海中肆意的叫嚣,格瑞几乎用尽全部力量,才勉强保持住平衡,没让自己一路摔到浴室门口。


「梦境改变了……」
「对……的影响……超出……预期……」
「……随时间消逝……」


仅存的意志指挥着大脑高速运转,却不甚清明,思维断断续续,又好似拧成一条乱麻,交织相会却毫无意义。
格瑞碰开花洒,经过隆冬加持的冰水迎头而下。他没有褪去衣物,水流浸透衣物贴在身上,勾勒出紧实的肌肉曲线,也更加紧密的包裹住皮肤。剧烈的疼痛随着冰水带来的麻木削弱不少,他仰起头,让冷意更加直接刺激面部神经,令每一个细胞都颤栗。


他自认为是个精神强大的人。这个梦从七岁那场灾难起便伴随着他,到现在有近十七年了。虽然在最初被折腾的痛苦不堪,可在复仇的意识占据心神后,这梦境,便只是前行路上磨练意志的垫脚石罢了。


也就是说,除了最开始,这个梦境再未对他有过什么影响,直到刚刚。


这不应该。


寒意麻木感官的同时,也拉回了混沌的意识,纷乱的思绪逐渐被压制,属于他的绝对的理智与逻辑回归正位。格瑞终于能拆开乱麻般的意识,逐条分析整理。


这不应该。格瑞知道那梦境是什么,是七岁那天,他亲身经历的,刻入灵魂的地狱景象。枪鸣,叫骂,自己的哭喊,以及雨水冲刷不掉的遍地血迹。母亲在最后关头将他抛入河中,而在落水的前一刻,他看着母亲的头颅在雨幕上划出一道抛物线……

那是他痛苦的源头,可在两年前,这场复仇就完美收官了。


杀害了父母的组织在他与警方努力下被整根拔起。他走的是最干净的路,没有任何心理负担,虽然道路崎岖坎坷,稍有不慎便会坠入死亡的深渊,但他挺过来了,并且获得成功。
大仇已报,纵使梦境未曾消失,它也只是梦,不该对他再有任何影响,也不该再有如此激烈的反应。这番狼狈不堪,仿佛是刚刚经历惨剧,苦不堪言的初始。


脑中梳理出这几天、甚至几周的记忆,一切正常,该吃吃该写写该玩玩。他想不到,有什么能刺激到自己。整理半天也没整理出个所以然,格瑞终究是放弃了,他关掉花洒,抹去脸上的水珠,转身离开浴室。


有些时候,事情想不通就别去想,否则只会越理越乱,这道理格瑞万分清楚。


但在这之后,还是要好好寻找原因……


他也不管湿淋淋的衣物还贴在身上,发梢和衣角都止不住的往下滴水,绕过床铺,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先出去吃些东西吧。
  

     
    
  
扑面而来的是食物的香味,以及万分熟悉的气息。

糟糕……

他忘记了,从昨天起,完全脱离了漂泊不定的日子,不再独自一人。


似乎是听到动静,在厨房里忙碌的人儿探出头来,有些卷翘的金发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亮的让人别不开眼。是他大意了,格瑞发出叹息,终是来不及躲藏,直直的对上了对方的目光。


“格瑞格瑞!你醒啦!早餐马上就——天呐!!!格瑞你怎么了!!!”

极为欢快的语气在半途硬生生转了调子,金发青年惊慌的看着格瑞,也顾不上灶炉上还未完成的食物,急匆匆的跑过来。


“格瑞!天天天天呐你怎么了这是不要命了吗!大冬天的你你你冲、冷水?!”
青年担心的抓住了格瑞的胳膊,随即被冰凉刺激的一个寒颤,他紧张地望着后者,语速飞快,声音都打起了抖。


“我没事,金。”格瑞唤出青年的名字,安慰性的握了握他的手,想起自己身上没一块干的地方,又默默的松开,往后退了一步。


金更焦躁了,他差点没跳起来,推着格瑞往浴室走。“没事个鬼啦!这么冰!衣服脱了去泡个热水澡——快!别站着不动啊你!”


“没事……我……”习惯了,
以前因为各种原因冲冷水冷静自己的例子并不在在少数。但看着金担忧满满的视线,他只是张了张口,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还是别让他更紧张比较好……


金推着格瑞进了浴室,扯过浴巾向后者扔去,他随即打开浴缸的热水,调好水温。当他做完这些事回过头,准备让格瑞先淋些热水时,格瑞面无表情的样子让他格外难受。他顿了顿,最后大声叫喊以掩盖不安的事实。
“格瑞……你是冻懵逼了吗!别干站着啊,格瑞!格瑞!格瑞!!!”


格瑞拎着浴巾,一动不动站在原地,听到后者愈渐恼怒的声音才动了动胳膊,慢悠悠的去脱湿漉的衣物。金看着他慢条斯理的动作,深深地吸了口气,上前抓住衣角就往下扒。


“金,关火了吗。”看着金扒衣服的动作如此利落,格瑞手一顿。但他随即想到好的理由,开口转移自家发小的注意力。
“啊啊啊!我忘记了!”金咧了咧嘴,跳起来就往厨房冲。到了门口,又不放心的停下,叨叨着让格瑞快点脱衣服,才匆匆跑去厨房。


等金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格瑞快速褪去衣物,扯过浴巾披在身上,然后锁门。他看向渐渐被水雾掩盖的镜子,轻声叹息。

这几年的训练和厮杀造就了他的身材与体魄,同时带来了,遍布身躯的,狰狞的疤痕。


多年不见,他不想让金有过多的担忧,也不想后者去接触到这一丝危险的联系。


但这同一屋檐下,又能隐瞒多久呢。

罢了,能拖一会是一会。


见热水即将从浴缸溢出,格瑞关掉了水流,将诸多心思抛在一旁,跨进浴缸躺了下去。
暖流包裹住全身,驱走寒意,紧绷的肌肉渐渐舒展开来。他闭上眼,放空思绪,感受着此刻的安宁。
  
  
  
  
tbc
  
   
   

另外,我不过卸了lofter二十天多瑞金tag竟然多了五百热度,,,吓死了,,,瑞金现在也算是挺热门的西皮了。  可喜可贺。

  
   我是鹿角(。ò ∀ ó。),欢迎留言交流(来啊quq),文笔差还望多多包涵

高考隐匿

还有十几天百日誓师了,暂时离开啦



虽然说我这两个月我也没有更新orz但是必须退了

突然发现二月了

卧槽我还什么都没干哇!!!放假了也没写出文,,,也是个废人了,,,赶赶,趁着凹凸完结热度还没掉,,,赶紧把文赶了,,,quq来得及就有鬼了,,,每次都这么说事实上两个月没动瑞金了,,,四个月没动赤安了,,,